欢迎您光临某某医疗机构!

乡村医生待遇不稳定?多位政协委员:改善基层

时间:2022-03-06 21:55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孔天骄)“我国乡村医疗机构存在人数不足和人员老化明显、诊疗水平较低等问题,应切实解决乡村医生待遇,并加强人员培训和绩效考核等诸多举措,全面改善乡村医疗机构卫生服务。”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今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提案中有一份《进一步改善乡村医疗机构卫生服务,提高基层群众就医获得感》提案;此外,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医院杨杰孚教授提交的《关于加强我国乡村公共卫生及医疗能力建设的提案》;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协和医院科主任黄宇光提交的《关于加大基层医疗卫生健康支持力度,避免医疗资源“虹吸现象”的提案》,三位政协委员都对改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与建议。

  随着国民生活方式改变,部分疾病危险因素对人民群众健康影响愈加显著,心血管疾病占疾病死亡原因首位,《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20》中显示,中国心血管病患病率处于持续上升阶段。推算心血管病现患人数3.3亿,农村心血管病死亡率从2009年起超过并持续高于城市水平。

  现阶段乡村医疗机构服务存在诸多短板,乡村医生诊疗水平不足;我国乡村医疗机构缺乏必须的医疗设备、基础药物;乡村医生数量严重短缺,待遇不能稳定,大部分乡村医生缺乏系统培训,诊疗水平低等。

  基层医疗机构尤其是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是百姓“家门口”的医疗资源。霍勇建议,地方卫生行政部门加大政策支持;提升乡村医疗机构基础专科能力,推动医共体内的乡镇卫生院等基层医疗机构创建胸痛救治单元;提升乡村医生福利待遇、完善乡村医疗机构设施配置,抢救设备如心电图机、除颤仪,保障心脑血管等重大慢病基本用药;积极开展培训,提高乡村医诊疗水平,并落实绩效考核。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广大乡村人口向城市大规模流动,导致乡村人口“空心化”,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医疗成为乡村医疗面对的主要问题。与此同时,很多乡村居住的老年人不习惯到医院看病,拖到疾病终末期就诊时又受限于乡村医疗服务能力,使得疾病难以得到即时妥善的诊疗。因此,杨杰孚提及,加强我国乡村公共卫生及医疗能力建设迫在眉睫。

  杨杰孚提案建议从五个方面加强我国乡村公共卫生及医疗能力建设。第一,从国家政策层面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农村公共卫生及医疗的投入力度;第二,加强城市二级以上的医院支持农村;第三,积极引导医学人才流向农村;第四,加强乡村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第五,加强乡村信息化建设,促进分级诊疗。

  黄宇光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我国优质医疗资源发展不充分、不均衡的矛盾依然存在。促进基层医疗卫生健康发展仍然是实现健康中国的重要举措。基层医疗机构人员配置短缺现象严重,医疗服务胜任力普遍低下。在县域医疗机构(包括县乡村)的医生队伍建设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人员短缺、人才激励机制匮乏、人事薪水偏低等问题。基层医疗机构专业人员的培训不规范,基层医院留不住等。”

  黄宇光提案建议,明确规定公立医院不能走企业扩张的道路,各级政府不能将公立医院按单纯企业管理。政策的“指挥棒”和支持力度向基层医疗机构转移;充分利用信息系统开展远程医疗,给基层医院分享大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多措并举推进分级诊疗体系建设;建立以县医院为龙头、县域医疗机构紧密联合体,建议将乡镇卫生健康人员的编制管理纳入县医院的管理体系;建立和完善基层医疗机构专业人员的人才激励机制,改善其薪酬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