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某某医疗机构!

大湾区跨境医疗互认“打通关”了吗? “大门已

时间:2022-03-07 20:30

  随着港澳居民到大湾区内地城市生活、工作逐步增多,“探索完善医疗服务跨境衔接机制”,成为了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的一道“必答题”。有在深圳创业的香港“小哥哥”发来了视频提问:大湾区跨境医疗衔接“打通关”了吗?在湾区内地城市能否用上在港澳上市的药物?港澳医生来内地执业是否有互认渠道?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政协吴以环在回应时表示,港澳医疗准入目前“大门已开、小门未开”,她建议紧抓“双区”机遇,高处着眼、实处着手,推动大湾区医疗服务更加开放、全面、系统地融合发展,满足业界所期、居民所盼、融合所需。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发展和两个合作区的推进建设,不少港澳人士长期在广东省创业、工作和生活。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横琴合作区有澳资企业4761户,前海累计注册港资企业1.19万家。

  筑巢引凤,企业和人才集聚,港澳青年对于内地就医的需求也在提升。不过,由于粤港澳在政策法规、医疗环境、管理制度等方面存在差异,医疗资源跨境流动合作仍然面临诸多制约。特别是近两年,受疫情影响往返通关不便,部分港人无法如常回港看病,医疗服务受阻滞,此外,医疗服务的关键还在于“医生”。粤港澳三地具有截然不同的职称体系,在内地执业的香港医生的执业权限、课题申报、职业前景等往往受到一定影响。

  “我们何时能够在深圳等地用上港澳的药物,享受到与港澳同质的医疗服务?”在深圳创业的香港青年卢文聪代表众多港澳青年,发出了上述提问。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政协吴以环回应称,这几年来,在应对跨境医疗互认这道湾区融合“必答题”上,大湾区做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工作,“答题速度快、质量高,取得了积极成效。”

  据悉,在去年全国上,吴以环就已经提出探索医疗服务跨境衔接机制的相关提案,建议取消港澳医疗服务提供主体来深办医设置审批环节;允许特定医疗机构应用已在港澳批准临床应用的医疗技术;参照港澳地区的医师注册有关规定,放宽港澳医师来深执业范围限制等。“目前,这份提案涉及的很多方面都正在推动落实,并取得了成效。”吴以环表示。

  目前,大湾区特别是横琴、前海两个合作区在跨境医疗衔接上的进展如何?记者获悉,2月18日,第二批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临床急需进口港澳药品医疗器械目录发布,截至目前,“港澳器械通”实施以来,共有15个药物、3个医疗器械获批在大湾区内地试点医院使用。近日,患有罕见血液肿瘤的26岁香港“后生仔”魏先生就在深圳重获新生。魏先生所使用的CAR-T药物于2021年6月在内地正式上市,他通过香港玛丽医院转介至深圳试点医院成功接受CAR-T治疗,并借助“港澳药械通”政策由境外引入的药物Pola单抗作桥接治疗,康复出院顺利返港。

  在深圳,记者从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获悉,目前在该医院取得内地行医许可的港澳医师人员有100余名。深圳市人社局联合市卫健委先行先试,对该院经审查符合认定条件的港籍医生,直接认定为正高级职称,用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打破“双城壁垒”。

  吴以环介绍,去年,深圳全市共开设11家港资医疗机构和1家香港名医诊疗中心(平台),118名港澳医师取得医师执业证书在深长期执业,13家医疗机构与国际商保公司签订相关就医协议,7家定点医院提供香港病人转诊服务。在深执业的港澳医师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审管理制度更完善,37位港籍医生获得正高级职称证书。

  在珠海,引进澳门标准医疗服务,吸引港澳医师及港澳服务提供者来横琴执业、设置医疗机构,一直也是推进粤澳合作的重要举措。来自澳门的骨科医生林冠群受聘于珠海市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横琴医院。在拿到港澳医师短期行医执业证书后,林冠群与内地专家共同完成一台跨境医生操刀的手术。

  “去年,我们首批就聘请了40名澳门医生执业,经过近半年的发展,现在横琴医院共有60名澳门医生,既在门诊看病,也为病人做手术。”横琴医院医务科主任苏文告诉

  记者。据介绍,为进一步探索琴澳医疗合作,前夕,琴澳医疗卫生培训基地正式开班,“通过培训,让有志于来横琴执业的医生更快熟悉内地的医疗体系。”苏文表示,首期培训班报名情况踊跃,后期将考虑扩展班级数量。

  “在推进跨境医疗协同发展的实践中,我们发现了很多还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病例互通问题、检验结果互认问题还有病患转送问题。”苏文举例说,目前琴澳两地在病患转送中,采取的还是关口对接模式,由澳门医院送到口岸,内地救护车再从关口接走病患,如果可以进一步放开澳门机动车便利出入横琴,实现医院与医院之间的“点对点”转送,将有助于进一步保障医疗安全。

  吴以环指出,港澳医疗准入目前“大门已开、小门未开”,跨境医卫合作存在“标准不一、互动不足”的问题,“随着放宽港澳医疗服务准入的宏观政策接连出台,‘做什么’已经很清楚了,但‘怎么做’仍面临机制规则障碍。”如其中,存在审批环节多、资格限制多、配套制度有待细化等问题。此外,跨境数据对接、信息共享和防控协同也仍有待提升。

  吴以环建议,接下来要紧抓“双区”机遇,高处着眼、实处着手,推动大湾区医疗服务更加开放、全面、系统地融合发展。

  她建议,一方面是推动医疗技术准入规则对接。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授权深圳,对于已在国外部分国家、地区开展并且相对安全可控的医疗技术(如干细胞、细胞免疫治疗技术等),在对人员资质、管理体系、设施设备、操作规程及质量评价等进行全流程监管的前提下,允许指定医疗机构开展部分前沿医疗技术的临床研究应用。其次,要推广与国际接轨的医院评审认证制度,推进大湾区医院评审评价同标同质互认。

  在人才培养方面,吴以环建议,加强深港澳医学人才联合培养。一是优化深港澳医师进修程序,根据人员类型和业务交流范围优化进修流程,缩短办理时间;二是为港澳学生在深就读医学院校提供便利,将粤港澳大湾区已有的规培基地打造成港澳医学生内地实习基地;三是借鉴港澳地区人才培养经验,引进国际医学教育培训体系,推进深港医学专科培训中心、全科培训中心建设,促进国际前沿医疗知识、先进技术和高水平人才落地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