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某某医疗机构!

党派建言医疗卫生“强基层”:推动紧密型县域

时间:2022-03-05 21:02

  2022年全国进行时,提升基层卫生健康服务能力成为党派热议焦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农工党中央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提交《关于完善基层卫生健康服务体系的提案》(下称农工党中央《提案》),而民进中央则带来《关于以医防融合服务为基础 提升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的提案》(下称民进中央《提案》)。

  2022年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强调,以基层为重点,巩固健康扶贫成效与乡村振兴相衔接,促进乡村医疗卫生体系健康发展,提升县域综合服务能力。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吉林省委会主委,长春市政协秦海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始终是医改工作的重心,要推动实现大病不出县、小病不出村。为此,应当深入推进以紧密型医共体为抓手的县域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全面加强基层适宜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加快改革完善基层卫生健康服务体系相关政策。

  民进中央《提案》则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带来巨大考验,显示出我国部分地区基层公共卫生服务方面仍有待提升,为此提出加强公共卫生专业人员队伍建设,提升基层公共卫生专业复合能力以及加强信息化融合建设等三点建议。

  农工党中央《提案》中指出,以来,我国确立新时代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大力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人民健康状况和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可及性持续改善,特别是基层卫生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取得历史性成就,群众就医满意度明显增强。但是,基层卫生健康服务体系建设还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仍需深化。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全国启动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秦海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紧密型县域医共体通常以一家综合实力较强的县级医疗机构为龙头,整合县、乡、村公立医疗机构的资源,切实实现医共体内部“人、财、物、事”的统一管理,是“强县域、强基层”的有力抓手。

  但目前,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内部各医疗机构之间的收入分配、建设投入、数据共享等长效运行机制尚未完全形成。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外聘率升高和空编率较高现象并存。

  二是基层医疗卫生人员队伍尤其是乡村医生队伍建设仍然薄弱。医务人员上下流动阻碍大,落实“两个允许”推进不顺畅、福利待遇保障水平较低,乡村医生社会保障问题突出。

  “两个允许”出自于2017年人社部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该文件指出,按照“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的要求,在现有水平基础上合理确定公立医院薪酬水平和绩效工资总量。

  秦海涛说,基层医疗卫生人员队伍亟待补充新鲜血液,夯实能力,同时需要提升保障水平。此外,基层卫生健康服务体系建设相关配套政策也有待完善。

  一是深化综合医改。构建县域医共体成员单位“一家人、一本账”,在人员、财务、医保方面统一集中管理,明确成员单位功能任务,在此基础上统一分配收入,并因地制宜开展多种模式试点,避免“一刀切”,建立起愿意共享、能够共享、持续共享的利益共享机制,同时把提升基层能力纳入医共体绩效考核标准框架,与财政补助、医保基金支付、负责人聘任、绩效工资总量等相衔接。

  二是优化资源配置。打造服务“一盘棋”,牵头医疗机构承担急危重患者救治,乡镇卫生院具备至少开展二级手术的能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常见病多发病诊疗服务,加大全科医生培养使用,坚持中西医并重方针。

  四是按照服务人口数量提高并动态调整编制标准,控制空编率在5%以内,避免长期空编和有编不用,探索实行医共体编制总额管理,允许内部调配使用。

  一是创新人才使用机制。全面实行“县聘乡用”“乡聘村用”,将本级人才的组织人事关系归口上一级管理,建立能上能下的乡村医疗卫生人才流动机制,逐步将乡镇卫生院中高级职称比例提高至40%以上。

  二是完善薪酬分配和待遇保障机制。积极落实“两个允许”政策,建立年度绩效工资总量动态核定和增长机制,逐步实现相同年资职称的医务人员县乡同酬;拓宽村医增收渠道,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费主要用于签约医生激励,探索设置农村养老协管员公益性岗位并由村医兼任。

  三是支持和引导未纳入编制管理的村医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或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地方财政根据工作年限给予参保补贴,标准等同于乡镇卫生院在编职工,因年龄等原因不能参保的,由地方保障其合理养老待遇。

  二是适度加大基本药物制度补助资金中央转移支付力度并动态调增,增加基本药物目录品种,推动医共体内各级机构用药目录保持一致,保障基层基本用药;适时取消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只能使用基本药物的规定,赋权医共体根据服务需求统一配备药品。

  三是加大医保支付政策支持力度。探索医保支付对医共体实行按服务人头总额付费,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将符合条件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纳入医保定点,放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保资金总额限制;加快实行基层首诊制度,除急诊等特殊情况外,对不经基层首诊的降低报销比例,扩大不同级别医疗机构住院报销比例差距。

  秦海涛表示,要从根本上化解“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的现象,一方面要加强基层卫生健康服务能力,另一方面也可动用医保这一“杠杆”推进分级诊疗。

  民进中央《提案》同样提及人才队伍建设,具体要加强公共卫生专业人员队伍建设,提升基层公共卫生专业复合能力。

  其中,在待遇保障上,建议可探索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参与基层公共卫生服务。让疾控人员参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与团队人员享受同等待遇,服务收入纳入疾控机构收入。

  民进中央《提案》亦指出,目前公共卫生服务与临床医疗服务存在信息分离的现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公共卫生服务和临床医疗服务采用各自独立的信息系统,导致信息重复录入和资源浪费;基层与省、市级医疗机构也未实现信息互联互通,部分向上转诊就医患者信息无法及时反馈至基层,影响大病、慢病的及时管理。建立统一的医防信息平台缺乏专项经费支持,无法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中列支。

  为此,要加强信息化融合建设。加强信息系统改造,将医院信息系统(HIS)、电子病历、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远程影像诊断等信息系统进行整合,通过统一数据标准、格式、架构、统计指标等,解决信息系统中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孤岛”现象。

  另外,应统筹整合医疗服务、医疗保险和公共卫生信息资源,推进基本公共卫生、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保障待遇费用和个人健康状况等数据互联互通,为患者双向转诊、资金监管、疾病监测、群体公共卫生风险预警等提供信息支撑。